利物浦队徽(利物浦队标的含义)

你好,利物浦队徽的含义:利物鸟一直以来都是足球队的象征。利物鸟来源于利物浦市的城徽,从20世纪之初开始就被沿用至今——最开始是被印在1901年联赛冠军的奖牌上发给球员。随后也出现在1922年联赛冠军庆典的旗帜上。

大约30年过去,利物鸟才首次在1950出现在利物浦的球衣上。那时候利物浦历史上第二次打入足总杯决赛,并且是第一次站在温布利大球场上。这是利物浦历史上最值得纪念的日子之一,那只白色的利物鸟站在一个基座上,背面是一个红色的盾牌,骄傲地装饰着白色的客场球衣。

在未来5年里的某些客场比赛,利物浦会穿上温布利之战的那件白色球衣。一直到了1955-1956赛季的中段,利物鸟才光荣地出现在主场的球衣上。那是一个新的设计——依旧骄傲站立的红色利物鸟的背面是一个白色的椭圆补丁,下面L.F.C.的字样清晰可见。 球衣上的这个队徽一直沿用了14年之久,见证了V领到圆领的演变,也见证了全身红色球衣的面世。

当然,也有一个难忘的例外。那是利物浦球迷难以忘怀的一天,1965年5月1日,利物浦在温布利大球场上演的足总杯决赛中对阵利兹,一只白色的利物鸟被绣在红色的球衣上,而不是通过补丁绣在球衣上。那天晚上,罗杰-亨特和伊恩-约翰的进球锁定了那场比赛的胜利。

1968年,利物鸟的周边少了椭圆的补丁和脚下的基座,只有它自己骄傲地绣在球衣上。这个最新的更为简约的设计首次出现在那个赛季的揭幕战上,那时球队在主场4-1战胜切尔西。

在接下来的20年里,这个版本的利物鸟见证了利物浦在国内外赛场的空前成就。随着一座又一座的奖杯被带到安菲尔德大本营,利物鸟在1976-1977赛季开始前从白色变成了金黄色。一直到了1985-1986双冠王赛季,利物鸟才重回白色。

在1977年的欧洲联赛杯决赛中,利物鸟发生了一个小变化。它的周边被一个双边圆包围着,里边写上了当天比赛的信息。

1987年的夏天,安菲尔德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伊恩-拉什加盟尤文图斯,球队签下了约翰-巴恩斯和彼得-比尔兹利以替代拉什。自从70年代一直被用作管理和招商的官方俱乐部队徽也首次出现在了球衣上。利物鸟当然还是队徽的主角,背景是一个盾牌,下方则不再是L.F.C.首字母了。

为了庆祝俱乐部成立100周年,队徽在1992年发生了变化。一只形状更小的利物鸟出现在了这个崭新的设计里。

到了2012年的夏天,1970年代末和1980年代初的那只金黄色利物鸟重新出现,回到了利物浦的新勇士球衣上。

本文来源于网络,请核实广告和内容真实性,谨慎使用,本站和本人不承担由此产生的一切法律后果!

本站涵盖的内容、图片、视频等模板演示数据,部分未能与原作者取得联系。若涉及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谢谢大家!

部落文化:足球经济的底层逻辑

尽管“只是开个玩笑”,但埃隆·马斯克要“收购曼联”这件事,仍是坊间至今热议的谈资。

醉心于制造热点的马斯克,借着跌入谷底的曼联刷了一波存在感,却也间接印证了足球对全球顶尖富豪的诱惑力。

第一,作为逐利的动物,他们当然看中了足球俱乐部(尤其英超)强大的吸金能力。

第二,在经济衰退风险加大导致各类金融资产贬值的大背景下,拥有稳健收入且估值持续提升的足球俱乐部,成为他们对冲财富缩水的有效工具。

第三,考虑到不少英超俱乐部的老板都是一国首富级别的人物,很多富豪会将收购足球俱乐部视作个人“身份跃升”的捷径,借此跻身全球顶尖富豪社交圈。

但抛开商业逻辑,你有没有想过一个更本质的问题:人世间那么多种运动,为什么偏偏是足球让人如此着迷?为什么一颗小小的皮球,就能引发人类的爱恨痴狂?

嗯,再过几个月,当世界杯来临,这个星球上大约会有七分之一的人停下手头的事,将注意力放在这颗小小的皮球上。倘若有外星人观察地球,他们大概也很难理解,为什么整个国家的心,会被“22个人追逐着一颗皮球”牵动。

人类学家德斯蒙德·莫里斯在《为什么是足球?》一书中,为人类痴迷于足球找到了一个解释:在人类的所有运动中,足球是最接近狩猎的运动,球赛仿佛一场部落狩猎,激活了人类的部落本能,并且用部落的形式把人们连接在一起——换句话说,足球就是当代的部落。

事实上,尽管我们早已进入文明社会,人类的文明之光,甚至已经照耀到遥远的宇宙(看看马斯克的SpaceX正在做的事),但只要看到这颗小小的皮球,人类深嵌在基因里的,几万年前的“部落本能”,就会被激活,我们会在一夜之间,在心理层面“退化”为狩猎时期的原始人。

莫里斯将这种“退化”的过程分为了三个方面:1,有限的忠诚范围,并且高度忠诚。2,高度的排他性,以及对胜利的极度渴望。3,拥有一套独立的文化符号。

在现代社会,人们推崇“人类命运共同体”,强调全球化和世界大同,但在只有150个人(邓巴数)的原始社会,人们只忠于自己的部落,强调“非我族类,其心必异”。原始人会天生将人群划分为“我们”和“他们”(大脑中负责识别面孔的“梭状回”能迅速识别“我认不认识Ta”,而且识别异族的速度比识别熟人要快得多)——这和足球非常像,球迷只忠诚于一家俱乐部,而且绝对忠诚:当自己的球队获胜,他们会像球员一样疯狂;当别人的球队获胜,他们会陷入莫大的沮丧,仿佛打了败仗。

在现代社会,球迷对俱乐部的忠诚,已经超越了民族和国家的范畴。以马斯克扬言收购的“红魔”曼联为例,他们在全世界拥有3.5亿球迷,相当于英国人口总数的7倍多——所以从某种角度来说,足球既狭隘又博大,其博大在于球迷对球队的忠诚超过了地域范畴,其狭隘在于球迷们的忠诚范围极为有限。

在原始时代,“道德”二字只限于部落内部,原始人对异族几乎没有道德可言,因为生存条件极为恶劣,抢夺生存物资关系到部落存亡,谁都不可能同情另一方。

这又和足球很像。足球是和平时代的战争,人类的“好战本能”在足球赛场上发挥得淋漓尽致——而既然是战争,“道德”便显得不合时宜。在很多“真正的”球迷眼中,“友谊第一,比赛第二”只是某种政治正确。“为了胜利不择手段”才是他们秉持的价值观。1986年世界杯四分之一决赛,马拉多纳用手把球碰进了球门,裁判没注意到,判定进球有效,这一被称为“上帝之手”的犯规举动非但没有令一部分阿根廷球迷不齿,反而让他们充满了自豪感。

事实上,球迷们对马拉多纳的崇拜,像极了部落成员对部落英雄的崇拜,而族人们之所以崇拜部落英雄,绝不是因为其人品,而是因为他取下了敌人的首级。

这一点无需赘言,正如每一个部落都有自己的图腾和语言一样,每一个俱乐部都有自己的队徽和队歌。譬如在英国,曼联的死敌——利物浦,其队歌是著名的《Youll Never Walk Alone》(你永远不会独行),利物浦的主场比赛前,数万名球迷会集体唱起这首歌,大合唱时,他们身体里的肾上腺素和内啡肽会急剧飙升,产生类似朝拜图腾般的,“融入一个共同体”的隐秘快感。

除此之外,足球与部落文化还有诸多相似之处:比如足球的规则就像部落的律法;每个球队的主场就相当于部落领地;红牌和黄牌就是部落禁忌;而比赛本身,就是所有仪式的高潮。

总之,就像德斯蒙德·莫里斯在《为什么是足球?》中所言,人类为足球疯狂的真正原因,是足球宛如一面魔镜,唤醒了人类沉睡已久的部落本能。而部落性最主要的几个特点,忠诚,求胜,图腾崇拜,在人类的行为里相互交织,构成了一幅人类为足球痴迷的图景。

所以说从某种角度,虽然埃隆·马斯克要收购曼联只是个玩笑,但在内心深处,他也许想成为的,是曼联这一现代部落的“首领”,而这确实是一件蛮酷的事情。

首席气候官丨专访国家气候中心主任巢清尘:预计全球气候变暖至少持续到2040年,需积极应对极端气候事件

浩瀚体育:利物浦自1999年没有更改过队徽设计

1981年,比尔-香克利辞世。1982年,香克利遗孀在亡夫的纪念仪式上象征性地“打开”香克利大门。香克利于1959年来到安菲尔德,执教当时还在乙级联赛的利物浦。在15年“军旅”生涯中,他带队三夺得甲级联赛冠军,两夺足总杯冠军,还登顶过欧洲联盟杯。

早年间,香克利大门在希尔斯堡纪念碑旁边。2016年安菲尔德球场的新看台落成后,香克利大门被移到安菲尔德路看台的另一端。

希尔斯堡惨案是红军队史上永远的痛。1993年,为纪念罹难者,利物浦在队徽上加入了永恒火焰图案。

1999年,利物浦对队徽做了进一步的美化,原来的黄色部分变成了绿色,大盾牌里的小盾牌消失了,利物鸟更大了。

此后,利物浦没有更改过队徽设计,只在2017-18赛季用过建队125周年纪念版队徽。

很多人可能早就发现:虽然99版队徽仍留在各类官方周边商品及安菲尔德主看台上,但红军战袍上已不见其踪影。

2012—13赛季,Warrior为利物浦简化了球衣上的队徽图案,致敬1968至1987年间的极简设计。

后来,利物浦的球衣供应商几经更换,但“鸟字徽”的设计被保留下来了。短期内,他们应该不会做出改变。